刘律真的好励志

发布时间: 2024-07-13 08:49:26
850
58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作者:王伊诗近日,有一个视频在养宠圈中广泛流传,引无数养宠人士潸然泪下。视频的主角是动物行为专家HeidiWright和一只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导盲犬,HeidiWright以她的能力为媒介,将导 ...

  5999元的服务费仅包含6次与机构老师谈话的机会;承诺保证考取医学院校,但设计的方案却以综合类院校为主……

  志愿填报服务行业鱼龙混杂亟待“立规矩”

  阅读提示

  一些考生和家长选择花钱求助高考志愿填报机构,但有机构以“资深专家一对一定制辅导”“内部数据精准填报”为噱头,收费虚高、诱导消费,从而引发纠纷。

  7月4日,广东省2024年普通高校招生志愿填报截止,广东的应届高考生高圆正等待她的录取结果。“发现找的志愿填报机构专业性不足后,我并未采用其给出的填报方案。”高圆说。回想起这次花钱报志愿的经历,她感叹:“本想寻求专业建议,没想到差点坑了自己。”

  “花5999元报了这个志愿填报服务机构,对方提供的资料我自己在网上也能搜到。”高圆告诉记者,父母与这家机构签订合同后,发现机构老师并未根据她的实际情况具体分析,与对方协商退款则遭到拒绝。

  眼下,全国各省份正陆续开启高考招生录取工作。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志愿填报过程中,有考生及家长花钱请人报志愿遭遇“陷阱”,收费虚高、诱导消费等投诉频现。

  5999元买的服务根本没“干货”

  “听别人说高考‘七分考三分报’,想着花钱买个放心。”谈及购买志愿填报服务的初衷,高圆的妈妈黄女士说。

  “机构承诺提供职业方向测试、行业前景分析、志愿方案规划等多项一对一服务,还说可以用内部数据帮孩子分析。”黄女士说,当时机构向她提供了“高考志愿规划师”“心理咨询师”等各类资格证书,她便果断报了名。黄女士为高圆选择的是一名“金牌讲师”,其简介为“一个规划上限680分,下限150分的高报咨询师”。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近九成高考生愿意选择高考志愿填报服务,2023年高考志愿填报市场付费规模达9.5亿元,预计2027年将增至12.2亿元。数据还显示,有一半以上的考生和家长在填报志愿时,担心出现填报失误造成滑档退档或专业调剂。

  记者了解到,一些考生和家长对意向高校和专业缺乏清晰了解,只能寻求专业人士帮忙,这就给志愿填报机构提供了商机。“资深专家一对一定制辅导”“内部数据精准填报”成为机构招揽客户的噱头,却也是许多考生和家长“踩坑”的开始。

  “没想到他们提供的信息根本没有‘干货’。”黄女士告诉记者,她发现,机构梳理的高校录取分数、位次等数据滞后,有些只更新到2021年。另外,5999元的服务仅包含6次与机构老师一对一谈话的机会,如还需交流,要额外按时长付费。

  记者以“高考志愿填报”为关键词在某投诉平台进行搜索,发现数百条相关投诉信息,主要问题集中在机构服务缺乏专业性、未被机构推荐的志愿录取、购买完服务后机构失联等。

  志愿填报引发的合同纠纷频发

  花钱咨询高考志愿填报,不满意能退钱吗?近日,江苏省海安市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因高考志愿填报咨询引发的案件。

  2023年6月,张女士为让女儿小芸被理想院校录取,与某教育顾问公司签署《高考志愿填报合同》并支付5000元,同时,张女士告知公司小芸喜欢医学,希望能入一所医学院校。按合同约定,张女士收到志愿填报方案后若有异议,要在12小时内向公司提出;若张女士擅自变动志愿方案,公司不承担责任。

  后来,该公司提供的方案并不满足张女士及小芸的要求,小芸便自行填报,张女士要求公司全额退款。张女士认为,自己明确告知公司希望填报医学院校,但公司夸大宣传,诱导消费后提供的大多为综合类学校,且合同为格式化条款,公司未充分向其释明。公司则称,小芸单方面未采用方案是自身违约,公司不负有退款责任。

  法院认为,顾问公司承诺保证小芸考取理想的医学院校,但设计的方案却以综合类院校为主,未全面履行合同义务,具有一定过错。同时,公司提供方案后,张女士虽不满,但并未按照约定及时提出异议,产生的不利后果也应自行承担。最终,经法院调解,公司退还张女士2000元。

  市面上还有一些机构承诺百分之百录取,最终却无法履行承诺,导致考生被滑档或退档。

  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披露的一起案例显示,尹某高考结束后,其母亲找到一家教育咨询公司,对方称有八成希望让尹某被某士官学校录取。双方达成口头委托协议后,尹母支付指导培训费5万元。随后,尹某按公司提供的方案填报志愿,却未被该士官学校录取。

  事后,该公司承诺退还全部费用,但仅退还7500元便杳无音讯,尹某及母亲将其诉至法院。最终,法院判决该公司退还原告4.25万元。

  考生及家长应有证据意识

  国浩律师(深圳)事务所合伙人、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律师团团长陈伟对《工人日报》记者表示,高考志愿填报引发的合同纠纷中,多出现志愿填报服务机构承诺的服务标准不明确、付款条款不明确、服务效果不明确、违约责任缺失等问题,部分志愿服务机构甚至未与家长签订服务合同。

  “在此情况下,由于缺乏法律意识、证据意识或合同意识,考生与家长往往处于举证的弱势方。”陈伟告诉记者。

  陈伟建议,考生及家长应选择依法注册、有固定经营场所、口碑良好、有专业服务能力的机构。在签署服务合同时,要明确书面约定服务标准、付款条件、违约责任、赔偿条款等。同时,服务合同、聊天记录、付款记录等证据材料应当妥善保存。

  陈伟认为,考生及家长一旦与志愿服务机构发生纠纷,在收集固定相关证据的前提下,双方可以进行友好协商,若协商成功,尽快签订书面协议固定协商结果。若协商不成,考生及家长可向消费者协会请求消费调解,或向有关行政部门投诉,还可以提请仲裁或诉讼。

  “高考志愿填报市场的火热,反映出考生和家长对报考信息需求迫切,但又对学校、专业信息了解不足,高校应更加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招生诉求,增进考生对高校及专业的了解。”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面对高考志愿填报市场乱象,一方面,志愿填报服务行业亟待“立规矩”,保证服务质量;另一方面,考生及家长应多关注官方渠道发布的高考政策和信息,结合职业规划、个人兴趣、学术追求等理性填报志愿。

  本报记者 赵欢

  工人日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全部回复(1)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