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其实是情绪器官

发布时间: 2024-07-19 16:03:32
457
41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作者:王伊诗近日,有一个视频在养宠圈中广泛流传,引无数养宠人士潸然泪下。视频的主角是动物行为专家HeidiWright和一只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导盲犬,HeidiWright以她的能力为媒介,将导 ...

【文/观察者网 杨蓉】

美国广播公司(ABC)、美国“政客”新闻网等多家美媒17日报道说,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民主党领袖舒默、杰弗里斯以及众议院前议长佩洛西,上周分别与美国总统拜登的单独对话中发出警告,称若他执意继续竞选,或危及民主党来年控制国会两院的能力。

尽管不少就这些私下谈话内容放风的消息人士不愿明言,这是否代表上述民主党“大佬”认为拜登应当退选,但ABC和美国“政客” 新闻网各自引用知情者说法称,舒默和佩洛西“直言不讳”“异常坦率”表达了对选情不佳的担心。佩洛西一名盟友称,佩洛西不想公开呼吁拜登辞选,但将“尽一切努力确保此事发生”。

佩洛西(左)和舒默(右)交谈(资料图) 视觉中国

“舒默私下当面直言,拜登最好退选”

《华盛顿邮报》17日梳理,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杰弗里斯上周四(11日)在白宫、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上周六(13日)在特拉华州里拜登家中,分别与拜登单独会面。但两人仅在会谈后发表了简短的声明,确认会谈确实发生,却对实质内容只字未提。拜登竞选团队和白宫也没有公开发布会谈摘要。

根据杰弗里斯的说法,此次会面系应他要求举行。他在12日致信众议院民主党同僚披露:“在我与拜登总统的对话中,我直接表达了党团最近与我们分享的关于未来前进道路的全面见解、发自内心的真挚观点和结论。”舒默的声明则更简单,只说与拜登的会谈“不错”(good)。

直到17日,ABC引述多名“人脉通达”的民主党人士率先说,舒默当时与拜登进行了一次“直言不讳的谈话”,表示他认为拜登最好退出2024年大选。杰弗里斯也“直接”向拜登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建议他退出竞选。

此后,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多家美媒跟进报道,不过大多数都未能从消息人士处获得有关舒默和杰弗里斯是否直接呼吁拜登退选的确切消息,只说与拜登讨论了当前选情的不如意。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18日说,最近的大部分公开民调都表明,拜登在全国范围内以及几个关键战场州都以微弱差距落后于前总统特朗普。

当被问及相关报道时,ABC说,舒默的发言人一开始拒绝就会面的具体细节发表评论,只表示舒默“转达了党团意见”。随后,该发言人补充说:“除非ABC的消息来源是舒默或拜登本人,否则这一报道只是空穴来风。”杰弗里斯的办公室则没有立即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杰弗里斯(资料图) 视觉中国

佩洛西、拜登就民调在电话交锋?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7日报道,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前议长佩洛西也在最近一通电话中告诉拜登,民调数据显示他无法击败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如果拜登继续寻求连任,他可能会破坏民主党在11月赢得众议院多数的机会。

据消息人士说,谈及民调,拜登表现得颇有防御性,并反击佩洛西说他看到的民调表明他有望获胜。佩洛西则要求拜登的长期顾问迈克·多尼隆(Mike Donilon)接通电话,讨论民调数据。

CNN说,此次通话是自6月27日拜登在大选首轮辩论中祭出“灾难性”表现以来,佩洛西与拜登之间已知的第二次对话,上一次是在7月初。尚不清楚这通电话的确切日期,但一位消息人士称是在上周。

CNN访问到的消息人士都没有说明佩洛西是否在这次谈话中表态说,她认为他应该退选。美国“政客”新闻网17日晚些援引两名与佩洛西关系密切人士的消息称,两人在电话中进行了“异常坦率的交锋”,佩洛西敦促拜登尽快就是否退选做出决定。

报道说,佩洛西对拜登表示,她和其他民主党议员都担心拜登会拖累民主党支持率,并警告称部分民主党议员将开始“更加大声地指责他的政治弱点”。

对此,佩洛西的发言人则质疑媒体的“消息来源并不好”。佩洛西办公室称,自上周五(13日)返回加州以来,佩洛西一直没有与拜登交谈过。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就在17日,加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投书《洛杉矶时报》,对拜登能否成功连任表示“严重担忧”,成为第20个公开这么做的民主党议员。

“虽然退出竞选的选择完全由拜登总统自己决定,但我认为是时候让他传递火炬了。”希夫写道,“通过这样做,可以让我们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击败特朗普。”

《纽约时报》指出,希夫这一做法尤其值得注意,因为他是佩洛西的亲密盟友,也是迄今公开呼吁拜登放弃竞选连任的最大咖民主党人士。希夫在国会任职近30年,是民主党中最具影响力的成员之一,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他的言论可能标志着风向的改变。

“纸牌屋将倾”,民主党面临团结危机

“政客”新闻网评价,拜登和佩洛西之间的交流凸显出,民主党试图将拜登从总统候选人名单中“除名”的努力进入了新阶段,而且越来越公开。佩洛西的两名盟友对其分析,佩洛西希望通过各种手段间接让拜登自行选择退选。

其中一人说,佩洛西“不想公开呼吁他(拜登)退选,但她会尽一切努力确保此事发生”。另一人则直言,佩洛西已经“表现得一点也不含蓄”,“她的出发点就是这个问题:‘(民主党)怎样才能赢得选举?’然后再反向推演。”

当被要求发表评论时,拜登方面没有回应上述这些报道细节,只表示他是党内提名的候选人,并“计划获胜”。还有“了解拜登谈话内容的民主党人”17日借《纽约时报》间接回应说,拜登仍坚定竞选,但更愿意听取有关“令人担忧的新民调数据”的报告。

《纽约时报》分析指出,一直以来,拜登团队有效地压制了内部的反对派。尽管对拜登的年龄和能力感到担忧,许多民主党人仍对此保持沉默,因为他们并不像许多共和党人反感特朗普那样反感拜登,直到6月底首次辩论中拜登那令人震惊的表现突然打开了质疑的闸门。

根据最新报道,美联社与全国民意研究中心(AP-NORC)在首场辩论后两周后发起的民调显示,65%受访的民主党人认为81岁高龄的拜登应该退出竞选,只有35%的民主党人对拜登是否有足够的精力有效担任总统一职非常有信心,这一比例略低于2月民调中的40%。

在此背景下,有消息称,民主党最早可能在7月21日线上提名拜登为总统候选人,而无需等待将于8月19日至22日在芝加哥举行的党代会,很快引起了一些民主党议员和捐助者的强烈反对。彭博社说,有民主党人认为是拜登授意仓促推进提名进程,目的是消除要求党内“逼宫”呼声。

据悉,线上提名原本是为了赶上俄亥俄州的8月7日提名截止期限,一旦错过,候选人的姓名就无法印上11月5日总统大选的选票。但至少3名民主党众议员日前签署抗议信指出,俄亥俄州州长已签署法律给予拜登更多时间,消除障碍。不过,也有美媒指出,由于这项法律9月才会生效,整个过程仍存在不确定的部分。

《华尔街日报》说,舒默和杰弗里斯此后协商推迟提名工作。按照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规则委员会17日公布的最新计划,线上投票预计将在8月1日至7日之间举行,距离在芝加哥举行的党代会的开幕还有近两周时间,但具体日期有待7月19日开会讨论。

“拜登的党内支持正在崩溃。”ABC写道,“拜登很快就会看到整个纸牌屋倒塌。”《纽约时报》也直言,民主党正面临“团结危机”,而拜登最新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消息可能会推迟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因为他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暂停竞选活动,回到他在特拉华州里霍博斯海滩的度假别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全部回复(1)

我要评论